• 网络游戏“要发展”需重视青年权益 2019-04-21
  • 首届尧都文化旅游节新闻发布会在京举行 诚邀八方客感受帝尧魅力 2019-04-15
  • 海淀城管夜查渣土车 全力保障高考备考环境 2019-04-15
  •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-04-07
  • 杨占科:安全生产是企业不可推卸的社会责任 2019-04-07
  • 【三年决战奔小康】一封来自甘南精准扶贫户的感谢信 2019-04-05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4-02
  • 芯片是汽车产业发展的基石  专家呼吁建立"汽车芯片智库" 2019-03-29
  • 党媒《红网湘乡手机报》是如何做到接地气、聚人气的? 2019-03-28
  • 墨西哥地震与球队进球民众跳跃啥关系?专家:无关 2019-03-25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3-25
  •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智慧 2019-03-25
  • 高考表情:来自爸妈的关爱【高清组图】【2】 2019-03-25
  • 女子5万卖掉1岁多女儿 当天就花6000元买化妆品等 2019-03-18
  • 【十九大·理论新视野】动漫:“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”如何建成 2019-03-14
  •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 | 手机阅读

    福建体彩31迭7走势图 -> 历史军事 -> 大唐不良人

    福建体育体育彩票36选7: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一尾锦鲤(一)

    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        永徽元年的中秋,很平淡。

        无风无雨,就这么悄然无声渡过。

        不过对于普通百姓而言,无风无雨就是最好的节日。

        毕竟,没有谁愿意整日生活在动荡和恐惧不安里。平平淡淡,有时候也难以求得。

        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,苏大为搬家了。

        他们没有大操大办,只雇了一辆马车,装上了行礼,然后一家人悄然无声进入辅兴坊太子巷的新家。早在前几日,苏大为带着人打扫宅院的时候,附近不少人已经得到消息。不过没有人过来打听,而是用一种幸灾乐祸的心态,等待着最终结果。

        以前,也有人住进过这座宅院,但结局都不是很好。

        有的人甚至请了法师前来祛除妖邪,结果却一个个空手而回。

        反正,这元妃旧宅诡异的紧。

        如今又有那不知死活的人搬进去,会是什么结局呢?

        辅兴坊的一些地方,甚至暗自开了盘口,赌苏大为一家人能在这鬼宅中撑过多久。

        对于此,苏大为早在搬家之前,就已经一清二楚。

        但,他会在意吗?

        家有天狗,还有进化之后的猫灵以及幻灵。

        说句心里话,苏大为还真不是很在意什么鬼怪妖魔。

        要知道,黑三郎本身就是最顶级的诡异。而猫灵玉和幻灵猴头,也都不是等闲之辈。

        倒要看看,这宅子里的诡异妖灵,能做出什么妖来。

        聂苏抱着幻灵,笑着跑进大门。

        柳娘子在后面追赶着,一边跑一边说:“苏,慢点,别摔着?!?br />
        黑猫唰的从马车上跳下来,紧跟着柳娘子。

        苏大为见状,不禁笑了。

        他也跟着从马车上跳下来,和车夫一起,把行礼搬到了门口。

        那马车夫把行礼卸完后,立刻赶着马车走了。很显然,他也知道这鬼宅的传说,不愿意再次停留,更不要说帮着苏大为把行礼搬进去。进鬼宅吗?那绝对不存在。

        看着车夫匆匆离去的背影,苏大为忍不住摇头笑了。

        他看了一眼跟在他身边的黑三郎,然后把两个包裹挂在它背上,拍了拍它的脑袋。

        汪,黑三郎叫了一声,就驮着包裹窜进大门。

        苏大为则弯下腰,准备把箱子搬进去。

        “这不是阿弥兄弟吗?”

        苏大为直起腰,看过去,就见尉迟宝琳走过来。

        他愣了一下,忙拱手道:“尉迟校尉,你怎么来了?”

        “我今天休沐,正说去找狮子吃酒,没想到……怎么,你这是搬家吗?”

        尉迟宝琳一脸困惑之色,看了一眼苏大为身后,那洞开的大门。

        苏大为点头道:“是啊,之前的老宅子被朝廷征用。县君就把这宅子分给了我,算是补偿。嘿嘿,这宅子挺好,就是有点大,比我家原来的老宅子,大了几倍呢。

        尉迟校尉,也住在辅兴坊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是啊是啊,我家就住在隔街,几步路就到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,还挺近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怎么,要我帮忙不?”

        “这个……不用了,我自己能行?!?br />
        哪知,尉迟宝琳却十分热情的帮着苏大为扛起了一个箱子。

        “饿贼,你这箱子里装的是啥嘞?这么重!”

        苏大为忙上前,一把托住了箱子,道:“这里面是我平日里健身的玩意,重的很,还是我来吧。那个箱子轻一些,你帮忙搬那个吧。来来来,慢点,交给我吧?!?br />
        说着话,他就把那半人高的箱子扛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尉迟宝琳的脸憋得通红,等苏大为把箱子接过去之后,才松了口气。

        他有些吃惊的看着苏大为一边扛着箱子,一边从地上拎起一个包裹,浑若无事一般往里走。

        饿贼,这家伙的力气,可真大!

        他想着,扛起了另一个箱子,紧跟在苏大为的身后,就进了院子。

        柳娘子揪着聂苏的耳朵正从后院出来,一边走一边道:“你这妮,咋恁不听话,说了让你别乱跑,你还到处跑。先过来,帮家伙事都搬进来,咱们且有的要收拾?!?br />
        聂苏,一脸委屈。

        不过,当她看到苏大为扛着箱子,拎着包裹过来,立刻笑着跑上前。

        “哥哥,我帮你拿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苏别闹,听阿娘的话,把屋子打扫一下,有客人来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哦!”

        在有外人的时候,聂苏永远都是乖巧的模样。

        她看了尉迟宝琳一眼,然后扭头就跑去了中堂大厅。

        苏大为把包裹放在中堂门口,然后扛着箱子往里走,一边走一边道:“尉迟校尉,你先屋里坐,我把东西放好。娘,这是金吾卫的尉迟校尉,你帮忙先招呼一下?!?br />
        柳娘子吓了一跳,忙招呼尉迟宝琳把东西放下来。

        尉迟宝琳道:“大娘子,没事的,我先帮忙把东西搬进来?!?br />
        话音未落,一条黑狗从他身边就窜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就见那黑狗跑出大门,咬着一个包裹一甩头,就放在了身上,呲溜又钻进了院子。

        聂苏在屋子里擦桌子,一只白猴帮忙拿毛巾。

        还有一只黑猫,也急火火的叼着一个袋子,从门外跑了进来。

        尉迟宝琳觉得,有点懵!

        这一家子动物,都成精了吗?

        这时候,苏大为已经回到了前院。

        “娘,你别忙了,歇一会儿吧。

        咱们先把东西都搬进来,晚上二哥会来帮忙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二郎来帮忙那是情分,咱们该做的事情,还是做完为好?!?br />
        乔迁新居,柳娘子显得很亢奋。

        她看了两边的房舍,道:“还有啊,这几间房得修一下,这附近哪里有泥瓦匠?”

        “永安桥那边,有几个泥瓦匠。

        不过大娘子也不用找他们,明日我派几个人过来,一天功夫,绝对把房子给修缮妥当?!?br />
        “???”柳娘子一愣,没有立刻答应,而是看向了苏大为。

        苏大为搔搔头,笑道:“那就麻烦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麻烦个甚?!?br />
        尉迟宝琳说笑着,就往大门外走。

        他,明显是来释放善意。

        苏大为才不相信,这家伙只是路过。

        但对于尉迟宝琳的这点心思,他也不会拒绝。

        朋友嘛,就是这么有来有往的处着,才能变成好朋友。

        他帮过尉迟宝琳,同样的尉迟宝琳过来帮忙,他也乐见其成。至于尉迟宝琳为何而来?苏大为并不在意。哪怕尉迟宝琳怀有别的心思,也说明他的价值正在提升。

        “尉迟校尉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哦,阿弥兄弟,叫我名字就行,或者唤我大郎也可以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如此,那我就不客气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苏大为说着,又扛起了一个大箱子。

        “这几日,没见狮子出现啊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他啊,最近正头疼呢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怎么?”

        “你不知道吗?”

        “知道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万年县县令,换人了!”

        “???”

        “高至行被外放瀚海都护司马,朝廷任命了新的万年县令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

        “就是两天前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新县令是谁啊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王仲翔,先帝生前身边的千牛备身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没听说过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不知道王方翼?”

        尉迟宝琳,露出惊讶之色。

        但旋即,他就道:“也是,你在不良人里,肯定不知道这个人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刚才不是说王仲翔吗?怎么又变成了王方翼?”

        苏大为有点糊涂了,困惑看着尉迟宝琳道。

        “王方翼就是王仲翔,太原王氏族人,当今皇后的堂弟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唔,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正常,王方翼平时很低调,从不在人前显露。

        听说这次出任万年县令,也是运气。本来长孙太尉和诸尚书各推荐了一人,但后来赵持满推荐了他,长孙太尉和诸尚书才统一了意见。那个家伙,可严厉的很。加上背景大,狮子也不敢太放肆了,每天都要去点卯。他昨天还说,一点都不自在?!?br />
        苏大为笑道:“狮子也是蠢货,哪有什么绝对的自在?

        估摸着,也就是年前这段日子。你回头见了他,和他说一声:新官上任三把火,还是老实一点为好。别给新县令添乱,相信那王县令也不是想针对他。俗话说的好,不作死就不会死。熬过这一段,那王县令自会放松,到时候也就能继续自在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不作死就不会死?”

        尉迟宝琳想了想,哈哈大笑道:“阿弥,这话说得好,话粗理不粗,有见地?!?br />
        两人一边说话,一边把行李搬进院子里。

        天色,将晚。

        柳娘子看已经来不及生火做饭,干脆带着聂苏出门,打算去买点吃食回来。

        苏大为和尉迟宝琳则坐在中堂门口的台阶上休息。

        东西虽然不多,但嘎达马西的一大堆,收拾起来非常麻烦。

        今天主要是把几间卧房收拾好,具体的家伙事,等以后慢慢整理,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弄好。

        可即便如此,也很累人。

        主要是这宅子太大了,来来回回走着,也着实够呛。

        尉迟宝琳从腰间摘下了一个皮囊,拔了塞子,灌了一口酒,然后递给了苏大为。

        苏大为也不客气,接过来咕嘟就是一大口。

        “哈哈,阿弥兄弟爽快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

        “狮子这兄弟,其实也是个爽快人,可有的时候,太讲究?!?br />
        苏大为看了一眼手里的酒囊,立刻明白了尉迟宝琳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他哈哈大笑,又喝了一大口,才把酒囊递还给了尉迟宝琳。

        “对了,阿弥兄弟,你住在这里,真没事吗?”

        “能有什么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就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尉迟宝琳有点犹豫,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        苏大为笑道:“你是说,鬼宅?”

        “嗯嗯嗯,你就不怕吗?”

        苏大为看了一眼趴在身边的黑三郎,又扭头看了看不远处蜷在窗台上的黑猫玉。

        “如果真有邪崇,那就只能怪它运气不好。

        大郎你不用为我担心。你要知道,似我这样的出身,若想在长安买这么大一座宅子,几乎不太可能。若非鬼宅,这等好事又怎会落到我的头上?所以说,?;鱿嘁?,不到最后,你永远不知是福是祸。我倒是觉得挺好,至少阿娘能在这里享福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对了,阿弥你是长安人氏?”

        “是??!”

        苏大为道:“我祖籍始平,后来家祖迁入长安,就在这里定居下来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京兆始平?”

        “嗯?!?br />
        苏大为疑惑道:“怎么,有什么问题?”

        尉迟宝琳忙笑着摇头道:“没什么,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没什么,没什么?!?br />
        尉迟宝琳不愿意说,苏大为也没有再追问。

        不一会儿功夫,周良来了。

        他看上去有点不太高兴,不过进门见还有外人,也就没有说什么。

        得知尉迟宝琳的身份,周良吃惊不。

        他可不知道,苏大为什么时候还和尉迟宝琳搭上了关系。

        “二哥,怎么看上去不高兴?”

        他虽然没说,但苏大为还是看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周良叹了一口气,轻声道:“还能有什么事情,不就是那公交车的事情嘛。

        如果陈帅再推三阻四,我就准备直接呈报县君。他让我酌情处理,贼你妈,我能怎么酌情?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公交车?”

        尉迟宝琳问道。

        周良好像竹筒倒豆子一样,把苏大为提出的‘公交车’概念,一五一十说了一遍。

        “这,应该是好事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是啊,但我们陈帅却不在意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现在出了什么问题?”

        “哦,几个里坊的团头,有点不愿配合。

        阿弥说,我不用再和他们谈下去,直接动用官府力量敲打一下就能解决??晌颐浅滤床煌?,说什么害怕会影响不好。这也就算了,他让我酌情处理,我又能如何处理?”

        “你们这位陈帅,可有点……”

        尉迟宝琳说到这里,摇了摇头。

        苏大为清楚这其中的原因,只能苦笑一声。

        不过,他旋即灵光一闪,歪头看着尉迟宝琳道:“大郎,能不能帮个忙?”

        “帮忙?”

        尉迟宝琳一愣,但立刻就反应过来。

        他笑道:“些许事而已,什么时候动手,阿弥通知我一声就好?!?br />
        周良道:“阿弥,你什么意思?”

        苏大为道:“既然十一叔不愿敲打,那咱们就找别人敲打,看十一叔最后怎么说?!?br />
        话说到这个程度,周良哪里还不明白苏大为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他连连点头道:“如此甚好,总要让那些家伙知道,我周某人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?!?br />
        :。:
    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  • 网络游戏“要发展”需重视青年权益 2019-04-21
  • 首届尧都文化旅游节新闻发布会在京举行 诚邀八方客感受帝尧魅力 2019-04-15
  • 海淀城管夜查渣土车 全力保障高考备考环境 2019-04-15
  •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 2019-04-07
  • 杨占科:安全生产是企业不可推卸的社会责任 2019-04-07
  • 【三年决战奔小康】一封来自甘南精准扶贫户的感谢信 2019-04-05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4-02
  • 芯片是汽车产业发展的基石  专家呼吁建立"汽车芯片智库" 2019-03-29
  • 党媒《红网湘乡手机报》是如何做到接地气、聚人气的? 2019-03-28
  • 墨西哥地震与球队进球民众跳跃啥关系?专家:无关 2019-03-25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3-25
  •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智慧 2019-03-25
  • 高考表情:来自爸妈的关爱【高清组图】【2】 2019-03-25
  • 女子5万卖掉1岁多女儿 当天就花6000元买化妆品等 2019-03-18
  • 【十九大·理论新视野】动漫:“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”如何建成 2019-03-14
  • 娱乐世界平台 香港六合彩总部 时时彩缩水过滤软件下载 好运快3开奖平台 双色球大奖 彩经网双色球杀号汇总 篮球胜分差什么意思 海南环岛赛在哪直播 北京赛车图解教程 天恒最新时时彩 老时时彩官网 七乐彩走势图带坐标 时时彩分析软件app 江苏时时彩网 北京pk10庄家作弊 世爵娱乐世界平台